新京报:“后来的我们”不该是“后来的退票”

  原标题:“后来的我们”不该是“后来的退票”

  ■观察家

  无论哪一部影片,都应以质量去赢得观众喜爱。

  据新京报报道,今年五一档,由刘若英执导的电影《后来的我们》首日预售票房破1亿,是目前为止国产爱情片预售成绩最好的电影。但在上映当晚,网络上不少消息指出《后来的我们》出现恶意刷票和退票事件。记者了解到,电影局关注到上述反映之后,依据国家电影专资数据平台的数据对近几日退票信息进行分析,初步认定该影片退票情况确有异常,具体问题尚待研判。

  《后来的我们》首日预售票房就超过1亿,上映首日票房则达到2.8亿。如此亮眼的成绩,对于一部偏文艺的爱情电影而言,实属罕见。果不其然,在该电影首映的当日,几个线上票务平台就被爆出大规模的预售票退票。比如,猫眼平台出现了38万张预售票退票,票房总值达1300万,占了当天总票房的4.6%,而淘票票平台则有超过2万张预售票退票。

  一般来说,在电影市场中,出现一定概率的退票也是常有的事情,不过退票率基本在千分之三左右。但《后来的我们》的退票率,在有些城市的影院已经达6%,有些甚至高达15%。

  事出反常必有妖。目前,刘若英工作室作出了回应,表示希望找出问题所在。作为出品方同时也是发行方的猫眼平台也回应了外界的质疑,同时表示,这次退票事件“疑似黄牛行为”。这是猫眼单方面的说辞,是不是黄牛行为,还有待相关部门进一步查证。

  这次预售票刷票退票,不同于过去小范围哄抬票价的黄牛行为,也不同于人为的票房造假,而是对于刚刚兴起的电影预售制的侵蚀。

  过去,院线排片一般依靠院线经理的个人经验,可是因为每个月的上映电影的数量太大,而且个人经验也存在严重的局限,所以院线排片往往没法做到利益最大化——也就是给卖座的电影多排片。直到预售制出现之后,预售票房的数据,成为了院线经理排片的重要参考,院线才有了一项超越个人经验的保证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机制。

  可是,如果有人在预售时就恶意刷票推高预售票房,那就会给院线后续排片造成严重误导。这对于观众和院线而言,是一种欺瞒,而对于同期上映的其他电影而言,则构成不正当竞争,这种行为不仅违反《反不正当竞争法》,而且也是对《电影产业促进法》的亵渎。

  无论哪一部影片,都应该以其影片质量去赢得观众喜爱,以扭曲的手段赢得票房,最终势必造成“劣币驱逐良币”。

  这次预售票退票事件,虽然并未完全水落石出,但对中国的电影市场而言依然是一个不小的警示:包括网络售票平台的角色定位在内,以及线上线下的利益分配和沟通机制,或都还有待进一步完善。

  □温文(媒体人)

责任编辑:张岩

  • 编辑推荐
四川日报网络传媒发展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
Copyright ©2000-2018 SICHUANDAILY NETWORK MEDIA DEVELOPMENT CO., LTD. All rights reserved.